全国免费咨询热线:028-8888 8888

美国

H-1B再遭浩劫!特朗普政府公布“围剿”改革案

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今年4月签署“买美国货雇美国人”行政命令,并且点名要求相关联邦机构提出H-1B改革建议,确保引进高技能或高薪的外国籍劳工,不会损及美国本土劳工利益。近期,H-1B改革法案在国会司法小组完成第一步立法工作。

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 (Judiciary Committee) 通过加州共和党联邦众议员达雷尔·伊萨 (Darrell Issa) 今年1月提出的《保护及增加美国人工作法案》(Protect and Grow American Jobs Act,以下简称H-1B签证法案),完成H-1B改革的第一步。如果参众两院都通过这项法案,未来依赖H-1B外国籍劳工的美国企业,将受到更严格的限制。
 

 

H-1B签证法案变革

一、“H-1B依赖型公司” (H-1B dependent firms) 的定义,超过50人的公司中,H-1B雇员的比率从15%门槛调增为20%。
 

二、改变优先雇用美国本土劳工的豁免规定,包括取消雇用硕士外籍劳工可豁免的规定,以及将豁免的最低工资,由60,000美元提高到90,000美元。(未来有可能依职业分类及地区的计算公式予以调整)
 

三、要求部分H-1B雇主提出书面保证,不会在雇用H-1B外籍劳工(包括雇用自第三方或咨询公司的外籍劳工)的整个期间(目前是提出申请前后总计180天),解雇(被取代的)美国本土劳工。
 

四、要求H-1B雇主提交报告,总结招聘美国本土劳工的情形,包括应聘的美国劳工人数,以及无法雇用的原因。
 

五、要求H-1B依赖型公司的雇主,支付H-1B外籍劳工的工资,至少等同相似性质职位的其他员工的平均薪资。
 

六、要求劳工部 (Labor Department) 每年至少随机调查H-1B依赖型公司五次,并向H-1B依赖型公司收取495美元,支付调查所需的费用。


解读

年初,特朗普上台后一直对于H-1B虎视眈眈,也多次颁发限制H-1B的相关行政命令。这次的提案从H-1B的源头雇用公司处下手,直接提升了雇主雇佣H-1B 的门槛和用工成本,并且增大了申请H-1B的繁琐程度,大大打击了美国雇主雇佣H-1B的积极性。
 

欲废配偶工作许可

从4月关闭H-1B加速审理通过以来,到8月底扩大签证申请面试范围,一系列针对H-1B申请人的限制措施以后,又一个重磅炸弹离申请人越来越近—川普政府已经有了计划,将废除H-1B签证持有者的配偶(H-4签证)在美国的工作许可。

H-1B配偶持的是H4签证,其实早期H-4签证也是不允许工作的,但在奥巴马执政时期,允许部分H-1B签证持有者的配偶申请工卡和社安号,从而可以合法工作。在川普打着“美国人优先”的旗号当选总统后,认为允许H-4签证的工作范围比H-1B本身还宽泛,严重挤压了美国人的工作。

 

目前,改革派的主要看法是:

1、司法部长塞辛斯(Jeff Sessions)在担任参议员时曾表示,容许H-4签证持有人在美工作是“伤害美国工人”。

2、美国公民与移民事务局前首席顾问梅尔迈德 (Lynden Melmed) 说:“关于H-4诉讼的最后期限正在临近。这意味着政府已经在最后完善相关规定了,他们肯定是倾向于取消H-4持有者的工作许可。”
 

 

解读

申请工作许可的H-4持有者大多来自印度和中国,无疑中国学生签证转工作签证受到重击。也粉碎了很多留学生两人一起申请H-1B、增加留美几率的美梦。
 

通常留学生在毕业以后,大多仅有1年的实习期。实习期过后,需要有雇主支持且抽中工作签证 (H1-B) 才可继续留在美国工作,然而其中中国籍学生的中签率仅为9.7%。
 

更有不少留学生表示,即使抽到了H-1B,也不意味着就可以顺利地永久居留在美国,靠工作获取绿卡还需7至13年的时间。而在当前愈发艰难的留美政策下,如何提前规划好身份来获得梦寐以求的美国绿卡,成为一个很重要的话题。
 

观望就是移民路上最大的风险。当您仍在犹豫时,最佳的移民机遇可能已经悄悄流逝。一旦确定移民目标之后,就应该尽快递案申请,千万不能一再犹豫,错过黄金申请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