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免费咨询热线:028-8888 8888

美国

CRS最大漏洞:离岸避税天堂沦陷,美国岸上天堂崛起

  


  美国的金融机构最近都很忙,忙着将客户的钱从传统离岸避税天堂(比如巴哈马、瑞士、百慕大等),转移到美国岸上天堂(比如特拉华州、内华达州、怀俄明州和南达科他州等)去。
 

  美国的金融机构最近也在学习一项新的技能:

  如何帮外国客户利用美国漏洞规避CRS
 

  比如,波士顿博尔顿全球资本公司称,一名富有的墨西哥人可以用其BVI公司在美国银行开户,如此一来墨西哥政府最多只能知道该客户在美国银行开户的BVI公司,而美国的银行不会为墨西哥政府提供这位墨西哥富豪的个人信息。
 

  比如,罗斯柴尔德里诺分公司负责人潘尼称,一位王姓的香港人从国内银行转移资金,非常担心自己的财富信息会被中国监管部门知晓。潘尼说,把自己的资产转到内华达州一家信托公司后,这位投资者就可以避开美国税收和本国信息披露。
 

  CRS来袭,避税天堂统统沦陷,海外逃避税或无所遁形。
 

  但是,CRS的最大漏洞——美国,却成了全球最大的避税天堂之一。
 

  TOP 10 TAX HEAVENS

  01 Switzerland

  02 U.S

  03 Cayman Islands

  04 Hong Kong

  05 Singapore

  06 Luxembourg

  07 Germany

  08 Taiwan

  09 United Arab Emirates

  10 Guernsey

  source: Tax Justice Network
 

  今天小编带大家看看美国如何通过干掉瑞士,建设自己的岸上天堂,推行FATCA却“伪双边信息互换”,拒绝执行CRS,成长为世界最大避税天堂之一的。
 

  干掉瑞士

  在2008年之前,瑞士才是离岸财富的绝对王者,最高时全球50%的离岸财富都集中在瑞士。
 

  看不惯的美国,2008年,开始指控UBS(瑞银集团)帮助美国客户逃税。

  迫于美国政府压力,2009年UBS妥协了,同意向美国支付7.8亿美元了结诉讼,并提供4450个涉嫌逃税的美国客户账户信息。
 

  在奥巴马政府推动下,一年后的2010年,美国通过了“外国账户税收遵从法案”(FATCA,肥咖),要求外国金融机构(FFI)向美国IRS报告美国纳税人的账户信息,以胁迫美国公民和绿卡人士申报海外账户。对于不配合的FFI,就其来源于美国的所得征收30%的预提税作为处罚。
 

  在美国大国蛮横之攻势下,德国、英国等饱受逃税之苦的拮据的欧洲国家(都想要离岸资产),一改往日对瑞士银行保密制度的放任,也开始不断对瑞士方面采取行动,与此同时,G20也与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达成了一致:不能再容忍长期怂恿逃税的避税天堂。

 

  2013年9月,瑞士和美国达成协议,决定执行美国FATCA。
 

  2014年5月,瑞士和其他46个国家签署了《税务事项信息自动交换宣言》,承诺执行银行间信息自动交换全球新标准,瑞士银行保密制度走向终结。

  对那些曾有洗钱或逃避税行为的人来说,曾经的瑞士银行账户越来越变成一笔毁誉参半、渐至臭名昭彰的负面资产。
 

  对于离岸财富王者瑞士,虽没有变成青铜,但也严重受伤,仅在美国起诉UBS当年,瑞士离岸财富份额就整个下降了22%。
 

  而与之相应的,是美国“岸上”财富的攀升。这是美国敛取的第一波离岸财富。
 

  施行“伪双边互换”FATCA
 

  杀一儆百。
 

  杀一瑞士,以FATCA儆其他离岸天堂。
 

  要么自此与美国客户“断绝关系”,要么不接受FATCA但还与美国客户“藕断丝连”被征30%预扣税,要么就乖乖接受FATCA。
 

  面临失去进入美国金融体系的威胁,113个管辖区(2017.12.19数据),包括瑞士、百慕大、开曼群岛、巴哈马等等传统离岸避税天堂,包括如中国、俄罗斯等经济体,都逐渐开始承诺遵守这个傲慢而野蛮的FATCA法案。
 

  FATCA有单边和双边信息互换两种。
 

  普及下,美国财政部基于执行FATCA有两套不同的政府间协议(IGA),即模式1和模式2,其中模式1又分互惠性(1a)和非互惠性(1b)协议,而模式1a就是双边信息互换模式。
 

  所以,大多数管辖区选择的都是模式1a双边信息交换模式,比如中国,比如大部分非天堂的。
 

  双边互换其实是不平等的。1a双边的,收到美国换回的信息有条件。首先要在数据保密和安全方面达到美国政府的标准,其次,实话说,尽管奥巴马政府时期就在努力推动互惠扩大互换,但直至目前美国国内仍旧还没有一部法规支持互换除存款账户信息以外的其他信息。所以签约国只能非常有限地从美国收到一点点信息。

  除了直接根据换回的账户信息追缴的税款外,美国还用FATCA连吓(FATCA和FBAR海外资产未申报的处罚,重者牢狱之灾)、带哄(自愿披露计划或简易程序,自行缴械投降免刑罚轻罚款)地,把美国纳税人的钱从传统离岸追回来了一些,还切断了美国人资金外逃到传统避税天堂这个念想,想都不要再想。
 

  推FATCA,这是美国敛取的第二波离岸财富。
 

  拒绝执行CRS

  学着FATCA,经合组织OECD(受G20委托)于2014年7月发布了CRS,想让参与国家/地区之间相互交换对方税务居民资料,以提升税收透明度,打击纳税人利用跨国信息不透明进行逃税漏税及洗钱。


  截至2018年8月7日,已达103个国家/地区签署了CRS框架。
 

  在2017年7月首批交换信息的50个国家(地区)近2000个双边交换关系中,已有50万自然人被披露了离岸资产,被额外征税约850亿欧元。
 

  而中国内地、中国香港和中国澳门,也将都在今年9月同其他CRS参与国完成第一次信息交换。甚至,还为此准备好了新个税反避税条款。
 


  早在一个多月前,外媒也不停在发布重大消息,称新西兰、澳洲各大商业银行冻结了数千的账户,并要求确认开户人是否属于外国纳税人,范围仍将在持续扩大。
 

  各国推进CRS如火如荼,但与之对应,比较戏剧性的是,推行全球透明积极分子美国,一边用FATCA管住/追回了自己纳税人的钱,对本国人士的海外账户了如指掌,一边却拿FATCA当挡箭牌,拒绝加入CRS,不想放弃自己的“岸上”金融建设。
 

  甚至,对于拒绝签署执行经合组织的新全球披露标准,美国财政部并不觉得有任何歉意。
 

  以此,美国成了CRS最大的漏洞。
 

  所以,这几年,把钱从传统离岸天堂转移到美国岸上天堂去,也成了美国金融机构天赐良机的新生意。